兩極迷離

黑與白,天與地,迷失於兩極之間。

UN-GO #05 「幻の像」

人是,
活著且不住墮落。
UN-GO #05 「幻の像(虛幻之像)」。難得今天有時間與幹勁,今回就談談新番的UN-GO吧,雖不算很多人看(相比同時段的原罪皇冠),但這動畫的主題,或是氛圍倒是滿吸引我的。第五回︰虛幻之像,對你而言,自我犧牲是美德還是愚笨?


今回的主題是自我犧牲,至於推理之類,犯人之類其實不太重要,最重要的是主角,敗戦偵探新十郎與日輪之會會長島田的思想衝突。島田認為三名青年為了保護日輪之會支持者而自願把裝上炸彈的車駛走,當場身亡;無論是被迫還是自願,他們也沒有言棄或逃走,他們的勇氣可嘉,乃人性之美。然而,新十郎認為這場只是島田的自演,三名青年是被迫走上炸彈車,亦不相信人類可以為他人犧牲自己。無疑,島田是正面的態度,新十郎持有負面態度。當然,新十郎後來被島田說服了,稍為相信了三青年的偉大,但仍是保留態度。

▲自我犧牲的三青年,人們將銘記他們的死亡。
我的想法偏向悲觀,所以對新十郎的意見有同感(當然連思想上的矛盾也差不多XD,後述)。然而,島田的話亦不能說是錯誤,他所言的沒錯,即使青年們是被迫走上炸彈車也好,他們有逃走的機會,但他們選擇了面對,為了大多數人而面對自身的死亡。他們死了,成為了英雄,成為了佳話,但全也只是後人/島田(不論為了什麼目的也好)對死者的美化/誇大,並非真實。
只保留好的部分,加以美化本來不該出現的所謂自我犧牲,但忽略/故意忽略起因的部分,為何會如此?追根究底,這事件的起因是什麼?是戰爭。美化了自我犧牲,美化了戰爭,換來的只會是不止的戰爭與死亡。冷靜一看就知道,所謂的自我犧牲其實與自殺無疑,只是人的藉口,為了心安,甚至是用作宣傳的道具而已。故新十郎如是說,偉大的是已逝的他們,而非島田與自己。他們的死是偉大,但利用他們的死來宣傳自己的人,只是墮落。

▲死不一定崇高,但利用他人死亡者必然墮落。
我想,任何人也有選擇生死的權利。既然不能選擇出生與否,那麼至少可以選擇你的人生,你的死亡。他們三青年選擇了/被迫選擇面對在炸彈車上結束了他們的一生,那麼對他們而言,他們選擇面對而不逃走,是因為覺得自己的死亡是值得的。這樣就好,誰也不能阻止,因為那是他們的選擇,既然作出這抉擇就得有承擔一切的勇氣。當然,冷靜而言,他們的死亡等同自殺,同樣會令身邊人傷心,就這方面而言,無人能全身而退。無論如何,也不會是全對,或是全錯。
新十郎的矛盾點正在這裏︰不相信人類可以為他人犧牲自己,自己卻為了其他人而寧願被因果纏身。揭穿這矛盾的是我們可愛的R.A.I.風守哥哥,謝謝(啥)!新十郎今回對自己的解釋是,我是愚蠢的、無能的,不能為任何人做什麼事的人。是這份自卑令他寧願犧牲自己也不願見到更多人受害嗎?是這份自我嫌惡的心情令他在今回作出錯誤的推理嗎?
坦白說,新十郎在說話上真的很貶低自己,當然我明白這種感覺,沒任何人比自己更了解自己,或許是新十郎曾遇上什麼令他對自我的評價作此結論吧……對活下去的價值觀也很負面,認為活著只是一直墮落下去,苟延殘存的在地獄裏活下去而已。作為觀眾,我希望新十郎可以對自己更有信心呢,雖然重要部分(如盤問(?)全交給因果了,但新十郎也有新十郎可做的事吧。嗯,要找出自己能做的事,某程度上也是一件難事呢,人是可以替代的,當你不幹了,會有別人來取代你,那麼哪裏才是可以一直停留的地方呢。

▲淚水與諫言,他們的語言裏蘊含著哪種情感?
無論如何(今回到底用了多少次無論如何?XD),今回的主題應該是與二次大戰時日本的軍國主義有關吧,敢死隊之類的……今回沒料到竟是推理錯誤,不過新十郎也是人,因私情而推理錯誤也是情有可原的,但因果的表情很可怕(淚)。
今回的重點是機娘外表的風守兄長大人,不愧是R.A.I.,一下子就點中了新十郎的弱點XD。
梨江今回也很有女主角感覺,每回也很期待她駕馬前來XD。只是灑淚就未免太突然了,正如新十郎所言,別把你的期待套在我身上!
到底梨江期待新十郎可以在這戰後的日本達成什麼?打破這白色恐怖?
下回「あまりにも簡単な暗号(過於簡單的暗號)」,看來OP與ED裏出現的銀髮少女終於正式登場,超期待啊。


標籤為分類為 於 2011-11-11 發表。

TwitterFacebookPlurkPocketfeedlyLINE

小雪

長達十年以上的動漫愛好者。最近在看新番跟玩AVG遊戲,可是又懶的寫感想。當遇到喜歡的東西就喜歡看很多次,像是空之境界看了三次,聖戰記光蛇王又看了兩三次,最近覺得不錯看的是虛構推理(當然漫畫版也看了幾次)和徒花異譚。

時而會把近況放在噗浪。歡迎多多指教!


ALL CONTENTS OWNED BY WWW.YUKIACG.COM